Vika小朋友

小学生文笔的Vika.

我的舞蹈老师也太好看了吧。我要爱上她了。

好看!!!!!

JuanMao:

啊……终于画完这个系列了 ꒪⌓꒪

#幻#(番外二)

先抱歉好久没更了!最近跳舞累到没有任何欲望哈哈哈!

感谢大家不弃!这个链接依旧不知道可不可以打开,大家试试呀!

然后我不知道怎么补链接所以我会想个办法发到微博上去通知你们!

这是一辆深夜列车,大家懂的,车门锁死了,vika小朋友带你们去幼儿园玩啊。

幻的番外二!yamy的反攻计划!!!我不适合开车你们懂的!

然后过几天有yanee的小故事更新!

笔芯大家啊,跑路!

https://shimo.im/docs/GjEkvCNxGWcZGlNm/ 《#幻#(番外二)》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长篇的思绪有一点更不下去要多想一会儿,然后我想单纯的先写个番外给您们开个车…行咩…

宝贝儿们!我要周更了!因为最近练舞练的回家倒头就睡。sorry啦!(一鞠躬(二鞠躬(三比心

#因为是你,所以怎么样都可以#

来更文!!!民国梗(应该是的吧!!!

不知道发不发的出,急刹车的小车!

我给你们糖水配玻璃渣昂!

其实我觉得是HE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自古便是凄美的爱情流传更久。

上海的中心有一处老房子,是杨家的祖宅,历历代代传下来都是商人。

现在当家的杨老爷子是个特别钟情的人,夫人的容貌也可谓是倾国倾城,一双儿女,杨芸晴和杨芸晟。

可是大家都知道,上帝给人开了一扇门总会给她带去点什么不幸,杨老爷子的夫人不久前病逝了,杨老爷子每日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,无心再操办事业。

年仅七岁的杨芸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本该落到她身上的家业就这么交到了杨芸晴手中。

迫不得已,杨芸晴从杨家大小姐变成了小少主,成了杨氏企业的掌门人,每日穿西装打领带压低声音的出门,毕竟,男人在商业战场上比较有优势。

可事实呢,杨芸晴并不愿意啊,杨家出事之前她可是天天在那听歌练曲的人,商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太复杂,着实是让人心烦。

杨芸晴每天听着老管家的话,在各个酒局中跑,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。

终是有一天深夜醉倒街边,跌跌撞撞的昏睡在了歌舞厅的门口,被yamy发现了,带回了自己的家里。

Yamy半托半扛的把杨芸晴放到沙发上,冷眼看着醉酒的她,愣了一会儿,拿来一条冰凉的毛巾盖到杨芸晴脸上便回房了。

(次日清晨)

“唔...”杨芸晴迷迷糊糊的伸手扯掉了盖在脸上的东西,“咳咳...”,努力撑着手从沙发上爬了起来,揉了揉沉重的脑袋,拆掉了领带环顾着四周。

<这是哪...>杨芸晴起身随便晃了晃,阳台上杂乱的堆着各色的玫瑰,大大小小的礼品袋,估计是哪个女孩的房子吧。

“咚咚”杨芸晴敲了敲唯一关着的门,“有人吗?”

“嘭。”像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再是一阵杂乱的脚步,门开了,yamy半眯着眼靠在门边,似乎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清晨的强光,宽松的男士衬衫刚好盖到大腿根部,她随意的揉着自己的手腕。

“yamy...”杨芸晴看着眼前的人愣住了,用力的甩了甩头,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,然而后脑勺传来的巨痛告诉着她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“怎么了?”yamy不耐烦的揉了揉打卷的头发。

“我...你回来了...我好想你啊...”杨芸晴突然红了眼眶,试图将眼前矮自己半个头的姑娘拥入怀中,但是,yamy一个侧身避开了,杨芸晴的手尴尬的在空中顿了顿又放下了。

“啊...这么久...你去哪了...”杨芸晴退后了一步,也许这样会让yamy舒服点。

“我们有什么事晚上再讲好吗,我现在想睡觉。”yamy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打了个哈欠。

“...嗯。”杨芸晴答应了。

“晚上九点,市中心的歌舞厅。”yamy抛出一句时间地址就又回去睡觉了。

杨芸晴悻悻的揉了揉头发,离开了yamy家。

其实刚刚那声响动,只是yamy撞倒了自己昨夜喝的洋酒瓶,她昨晚,没睡着。

(当晚九点)

杨芸晴穿着简约的休闲西装,松松垮垮的系着条领带,从侧面进了歌舞厅,点了几杯款式不同威士忌找了个较为居中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都知道喝混酒容易醉,大概她就是想把自己灌醉吧。

“嘭”,歌舞厅的灯突然被拉灭了,一束暖色的追光灯照在舞台上,yamy穿着长裙踩着高跟鞋从后台走出来,带走了全场人的目光。

今夜的节目在yamy的强烈要求下一改往日的性感路线,而是走了怀旧吧,杨芸晴坐在台下注视着yamy,在音乐刚出来的时候闷了杯中所有的酒。

因为杨芸晴知道,这首歌,yamy是唱给她听的——《第三十八年夏至》。

斜屏半倚拉长了光影

重彩朱漆斑驳了画意

一出纸醉金迷闹剧

一袭染尽红尘的衣

唱罢西厢谁盼得此生相许

灯下的影粉饰着回忆

老旧唱机轮回了思绪

一封泛黄褶皱的信

一支勾勒眉角的笔

花腔宛转着应和陈年的曲

衣香鬓影掩过了几声叹息

冷眼看过了霓虹几场别离

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

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

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

静静合衣睡去不理朝夕

......

Yamy只是垂着眼眸静静的唱着,没哭。

杨芸晴也只是乖乖的在台下听着,她知道这歌的典故,她也知道yamy这是在谴责自己当年的事。

一曲毕,杨芸晴跨着大步走到台上,在众人的注视下打横抱起yamy走到二楼的房间里,动作略有些粗鲁,也不知道在着急什么。

杨芸晴借着酒劲把yamy扑倒在床上,脱了自己的外套,任她拽着自己的领带,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酒瓶灌了一口,然后吻上了yamy的唇。

杨芸晴的舌尖混着辛辣的酒精探入了yamy的口腔中,霸道的划过每一个角落,宣誓着主权,倾诉着思念,不安分的手掀开了yamy的长裙,在她的大腿根部来回游走。

杨芸晴感觉到了yamy在自己身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便放开了她的双唇,灼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边,“yamy...”,喝醉的杨芸晴声音格外的低哑,带着满满的欲望,耳鬓厮磨,“我好想你...”

杨芸晴摸索到了yamy腰间的拉链,于是顺理成章的褪下了她的长裙,黑色的里衣,在杨芸晴眼里格外性感,她埋头到yamy胸前,轻松的挑开了背后的卡扣,奶甜奶甜的蹭了蹭,yamy身上还是自己小时候闻到的淡淡的香味啊。

覆着薄茧的指尖顺着背脊的曲线划过,在腰间留恋。

“杨芸晴。”yamy糯糯的开口。

“嗯?”杨芸晴撑起身体,垂眸看着赤裸的她。

“要我。”yamy将双腿盘到杨芸晴的腰间,顺带搂住了她的脖颈。

窗外朦胧的月色配合着屋内的色与欲,待到两人尽兴已是深夜。

两人盘坐在床上,杨芸晴搂着套着浴衣的yamy,两人心有灵犀的都没开口,享受着片刻的宁静。

Yamy从杂乱的衣服里找出了一包粉末,拿过地上的玻璃杯倒上酒水,将粉末倒在里面。

杨芸晴看着举到自己眼前的酒杯,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来喝了下去。

“yamy,我当年没有背叛你...”杨芸晴揉了揉眼睛,带着些许的哭腔开口,“是父亲逼着我陪着苏家小姐,我没有...我...是父亲把我关起来了...”越是着急也就越解释不清。

“你要我怎么相信你...”其实,yamy信的,因为杨芸晴说什么她都信,若要真是骗她的,她也就认。

“真的...”杨芸晴晃了晃脑袋,估计是药效上来了吧,“yamy...我爱你...从始至终...”

杨芸晴闭上眼睛,表情略带痛苦的扎进yamy的怀里。

“笨蛋,那你干什么还...”yamy拽住她的头发。

“因为是你呀...”杨芸晴强行扯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,对啊,因为是你,所以怎么样都可以,“而且,这乱世,是解脱吧...”,一句比一句的声音小,一句比一句的声音虚弱。

“也是,解脱吧...”yamy笑了笑,干了杯中剩下的酒。

我们...奈何桥上见好吗...

愿来世,我们皆为平凡人家,坐老树下,携手看花开花落,品一壶茶,谈一生情。

(次日清晨)

老鸨打开了门,看见了两具尸体,十指相扣着抱在一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没经过一二审所以可能不太顺,你们看着开心呀

我!要!扑街在舞蹈厅里了!

会跳舞的都是什么神仙!太难了!(我好累hhhx超级困

爱你们,笔芯,跑路!

#笨蛋,我爱你#

就是nee之前生日,yamy也要生日了!

感觉欠了大家好多糖没发,那么今天来发糖!

真实向很多走BE,但我就不!我要走HE!!!

甜甜的多好,大家请吃糖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火箭少女101单飞了,大家都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道路。

Yamy握着手机站在机场登机口的落地窗边,望着外面准备飞向泰国的飞机发呆。

她应该是这个时间走的吧。

百般犹豫之后yamy还是拨通了杨芸晴的号码。

“嘟...嘟...嘟......”一声,两声,三声....电话接通了,“喂”。

“喂,sunnee...”yamy在听到声音后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“yamy吗?你怎么了?”杨芸晴感觉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像是在哭,莫名的慌了起来。

“Ay,没事啦,我就是...我就打个电话和你道别...”yamy拿袖子抹了抹眼泪,想伪装出自己也没有很伤心,“你应该快要起飞了吧...”

“诶呀,我们还是可以见的呀。”杨芸晴安慰着她,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一旦开始自己的工作哪还有时间可以经常见面。

“sunnee...”yamy想说什么,因为她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。

“啊,我这边太吵了听不清,你说慢一点。”杨芸晴对着听筒喊着,其实也没什么吵的,她只是想多听一会儿yamy的声音罢了。

“嗯...你要开心啊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着病排练了...知道了吗...”yamy顿住了,各种回忆涌上心头,那些一起奋斗的日子,两人一起从没掌声没观众的排练厅走到了万人欢呼的台前,那些一起走过的路,一起躲过的监控,一起偷吃的零食......

Yamy好难受,她真的好想哭,但是不行,她不能影响杨芸晴得情绪。

“你要开心知道吗!”yamy又重复了一遍,带着哭腔,关于杨芸晴,她真的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坚强。

“我爱你你知道吗...”骤然减小的音量,yamy不想让杨芸晴听见,但也不想让自己后悔。

滴答滴答滴答...过了十多秒...

“我也爱你啊笨蛋...”杨芸晴坚定的回答,她听见yamy的表白了,她从头到尾都专心致志的听着电话那头的任何声音,没错过任何一个字,甚至yamy的任何一次呼吸。

忍耐了好久眼泪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落下了,杨芸晴静静的听着哭声,她不难受,因为她早有了自己的安排。

“姐姐,我在等你转身。”杨芸晴的呼吸很急促,刚刚那十几秒,她提着行李箱不顾空姐的阻止跑下了飞机,她不想错过yamy,一个自己一见倾心,彼此暗恋了好久又都不敢开口的人。

她喜欢yamy喂她吃东西,她喜欢yamy揉她的脑袋,她喜欢yamy躲开监控向她求抱抱,她喜欢yamy自然卷的发丝凌乱的搭在脸上,她喜欢清晨yamy惺忪的睡眼和偶尔奶声奶气的撒娇....

太多了,喜欢的东西太多了。

Yamy愣了愣猛然转过身。戴着帽子的金发小孩,带着标准的sunnee式微笑,气喘吁吁的站在那儿,初秋的阳光洒在她脸上。

Yamy捂住脸,她现在不想控制情绪,跑过去抱着杨芸晴窝在她肩头大哭。

杨芸晴无奈的笑了笑,搂着yamy的腰,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,“别哭了”,轻柔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水,慢慢凑近她的唇。

“唔...会被拍到的...”yamy闷闷的说道,带着些许的鼻音。

杨芸晴好笑的看着眼前哭懵了的yamy,温柔的托住她的脑袋,“那就公开好了”,然后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。

机场候机室内,都是些世界各地的外国人,只看到零零散散的几个中国小姑娘举着手机躲着偷拍她们。

“走,我们去买机票。”杨芸晴拉起yamy的手。

“去哪呀?”yamy呆呆的,脸上印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,似乎还沉迷刚刚的亲吻中。

“去结婚。”杨芸晴宠溺的碰了碰yamy的鼻尖。

隔天,在北欧的一个小国家里,有一个泰国女孩和一个中国女孩登记了结婚。

躲开了娱乐圈的纷纷扰扰,此刻的时间,只属于她们两人。

国内关于yanee的消息炸开了锅,cp粉怎么也没想过自己的圈地自萌的两人竟是真的相爱了。

在结婚了好多年之后的采访中杨芸晴说道,“我爱你,这句话我对yamy藏了两年,然后对她说了一辈子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虽然短了一丢丢哈哈哈哈

深夜吃糖记得刷牙我的朋友们

然后yamy要上口红王子啦我真的开心爆炸!

那么明天白天我会努力接着发糖,我要甜到你们觉得腻为止哈哈哈哈哈

那么,笔芯大家,跑路

小少爷今天粘人到我离开一分钟他就开始叫🌝从来没觉得他那么爱过我哈哈哈哈哈。

#幻#(十四)

我回杭州啦!我终于在大山里完成了我的捕鱼大业哈哈哈哈!

我来更文啦啦啦!

大家投票出来的魏瑾瑾是攻昂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Yamy赌气看着窗外,那晚两人一直都没有交流,也没有睡同一个房间。

{SY酒吧}

“那皓轩你也早点休息吧。酒吧交给剩下的老员工打理好了。”魏瑾说着指了指三楼,然后又递给了顾皓轩一串钥匙。

“好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顾皓轩拎着自己的高跟鞋转转悠悠的拐上楼去,好像喝醉了。

{魏瑾家}

“明明也就几天啊...感觉好久没回来住了...”莫子渊放下手头大大小小的袋子。

“过来”,魏瑾把发丝别到耳后,靠坐在黑色的木制餐桌上笑着看向莫子渊。

“嗯?”子渊疑惑的走过去。

魏瑾伸手搂住子渊的腰,埋头在她的肩上,“嗯...怎么了?”杂乱的头发蹭的她有点痒。

“没事啊,就是有点累。”说着魏瑾的手探进子渊的衣服,抚摸着她的背脊,努力着试图用单手挑开里衣的扣子。

“唔...你干什么...”子渊不自觉的摸了摸耳尖,然后把双手搭在魏瑾的肩上。

略显禁欲的衬衫衣领上附着令人痴迷的酒香,呼吸的起伏扰乱了魏瑾的思绪,干脆闭上了眼睛,让自己沉醉在这温柔乡,“宝贝儿,我需要...充会儿电...”。

语毕,子渊的衣扣也刚好被挑开,魏瑾温柔的褪下她的上衣,用指尖轻扫过她的腰肢。

“老魏别闹了。”子渊试着推开魏瑾无效。

“没闹。”鼻息打在锁骨上,魏瑾尝试着嗅遍她身上的每一处,“怎么?害怕吗?”

“也没有...”莫子渊意识到魏瑾是认真的,“我...我不知道...”她坐到桌子上,魏瑾绕到她身前环着她。

“我,可以吗?”魏瑾贴在莫子渊耳边问道。

“我们...试试吧...”

于是关了顶灯,耳鬓厮磨,两人在沙发上缠绵了一夜。

 

{次日,星云集团}

“杨总早。”在电梯口等了快半小时的助理感觉杨芸晴再不来天都要塌下来了,“您终于到了。”

“怎么了有什么事吗?”杨芸晴面无表情的说道,看上去凶凶的。

“瑞斯(服装品牌)说要和我们合作拍一期杂志,指明要您参与拍摄,其余的人都可以您自己挑选。”助理递上合同。

“什么主题?”

“主题不好说,瑞斯的风格按理都是偏性感的。”

“花花公子之类的怎么样?”杨芸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面色一沉,接过笔签下了合同递回给小助理,然后快步走到平常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女孩身边,“你们三个,跟我过来。”

{办公室}

“片子什么时候拍?”杨芸晴坐到电脑前,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。

“大概下午就会有车来接去化妆,然后...”小助理翻看着流程,“啊...找到了,然后到还蛮远的一个厂子里去诶。”

“行。”杨芸晴把目光转向站在她面前的三个小姑娘,“你们下午跟我去拍片。”

“好耶!”

“诶你们听我说完!杂志是要发行的,不是去玩的。”说着杨芸晴把电脑屏幕转向她们,“我们大概要诠释的就是这种风格。明白了没?”

“明白是明白,可是,杨总你干什么不带yamy拍,有些姿势我们来拍yamy会生气的吧。”

杨芸晴脑袋里闪过了昨晚的事情,依旧觉得很生气啊,“怎么了?你们是不愿意拍吗?”

“没有没有没有,怎么会不愿意。”
“好,你们先出去吧。”杨芸晴送出了众人,打开手机给yamy发了条微信,<我今天有事晚点回。>

{办公室外}

“诶,你们说杨总是不是和yamy吵架了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啊,杨总以前都不会这么凶的。”

“要不我们...问一下yamy?”

“我觉得问问吧。”

(微信聊天)

09:47

女孩A:yamy?

09:58

女孩B:yamy!!呼叫yamy!

10:12

女孩C:yamy

女孩C:yamy

女孩A:可能在忙。

女孩B:等一下吧。

11:17

郭:怎么了?

郭:突然都找我?

女孩B:姐,你是不是和杨总吵架了?

郭:没有。

女孩A:好吧....

女孩A:那yamy,你知不知道...

郭:知道什么?

女孩B:就是杨总啊...今天叫我们去拍杂志...

郭:哦,不知道,怎么了?

女孩C:但是她要和我们一起拍...
郭:那你们拍啊(疑惑)?

女孩B:【图片】

女孩A:但是是这种风格的照片...

郭:......

女孩A:yamy你来一下现场吧...

女孩C:我们把地址发你...

女孩B:我们还想活命...

女孩A:是的,yamy你替我们拍吧

郭:没事,你们拍。

女孩B:别啊

女孩C:你不来嘛你不来嘛你不来嘛(夭寿啦啊啊啊)

女孩A:yamy我们是清白的...

女孩C:地址链接

女孩B:yamy?

11:47

女孩A:yamy?姐?!

12:34

女孩B:郭老师!!

13:02

女孩C:(请自行想象名画《呐喊》的表情)

 

三个小姑娘绝望的到出发前也没等到yamy回消息,乖乖的被命运安排着上了车,决定要救救这对小情侣。

“杨总幸会。”瑞斯的总裁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探出手来。

“幸会。”杨芸晴走流程的握了握对方的手,然后继续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,一路上都是小助理在听策划案,刷刷刷的拿笔记着,方便待会儿给杨芸晴重复。

{拍摄场地}

“不错啊,妆化完不都挺漂亮的么?”杨芸晴穿着一套黑色的简易西装,锁骨上方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领带,阔腿裤盖住了鞋子,就这么靠在门框边上看着三个小姑娘,有的没的的做些撩人的动作。

“杨总不也很帅吗?”女孩们举起手机疯狂对着杨芸晴拍照然后发给yamy,虽然yamy还是一个字都没回,但应该看到了吧。

其中一个姑娘拐到导演边上,看着监视器边上的样本说道,“导演我给你推荐个人吧,这上面有些感觉我们出不来,但那个姑娘一定出的来您要的这种味道。”

“谁?”导演调整着仪器的聚光。

“小杨总的老婆。我给您发个地址,您让车子去接一下她。您看怎么样?”女孩翻出手机上yamy的照片给导演。

“这...长得确实上相...那先给你们拍单人照,我派人去。”导演起身走向门外的副导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就和司机坐车离开了。

“来,小杨总,我们先拍单人照。”副导拿着喇叭走进来。

“好。”杨芸晴走到场景中间的沙发上。

三个姑娘跑到角落里,拨通yamy的手机。

“喂?怎么了?”

“喂,yamy,我们已经派人来接你了。”

“就是,姐姐这么好看干嘛不来?”其他的姑娘在电话边上喊着。

“......”

“诶呀,别犹豫了,车都在来找你的路上了。”

“就这样了昂,拜拜!”飞速的按掉了电话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诶喂!...”yamy听着电话那边的盲音百般无奈。

 

“好,对,就是这样。”

“把眼镜再放下来一点。对。”

“好,不用看我不用笑也没关系。”

“不错。就,对。”

杨芸晴在摄影师的指导下不断的变换着姿势。

“很好,杨总休息一下,换下一个女孩来。”

“对,抬一点头,对。”

就这样在摄影师和副导的絮絮叨叨里,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拍完了单人照,杨芸晴刚想问接下来拍什么,就看见yamy跟着导演从门外走进了化妆间。

杨芸晴是一直看着yamy了,可yamy从进门开始一路和导演说说笑笑的,都没抬下眼。

“她怎么来了...”杨芸晴问道。

“我们找来的。”

“不用感谢我们哈哈哈。”

“请叫我们雷锋就好。”

“......”杨芸晴没回话但也没想发火,反而还有点高兴,虽然表面上还是装的老严肃了。

“等下这个女孩和我们一起拍。”导演从化妆间走出来,“杨总你和她拍,其余三个姑娘,我们拍另一个主题。”

于是杨芸晴满怀期待的坐在化妆间门口,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真的好期待。老旧的门锁传来响动,杨芸晴立刻把表情冷下来了,怎么说自己都还在生气呢。

门开了,纯白的吊带裙配着yamy的淡妆格外的高贵,再披上一件半透明的白衬衫,黑色的大波浪卷发自然的垂下来,杨芸晴在那一刻理解了什么叫岁月静好。

“额...你要和我拍。”杨芸晴率先开口。

“嗯。”yamy轻描淡写的回了个字就走到片场里去了。

两个人互相和对方较着劲,谁都不肯先服个软,三个姑娘在场外看的着实心累。

“开拍吧。”导演最后一遍确认了灯光摄影,“杨总你就半坐在这儿。”导演把杨芸晴拽到一张黑色的高脚椅上,“岔开来坐,然后yamy你站过来,靠近点,把手搭在她肩上”,yamy被拉到了杨芸晴岔开的双腿之间,手不自在的搭在她的肩上。

“我们既然主打的慵懒风,杨总把西装衣扣解开吧”,黑色的里衣,yamy不小心看到了,领带随意的搭在杨芸晴的腹肌上。

Yamy感觉自己的脸热乎乎的,因为杨芸晴今天真的很帅啊。

“好,可以,yamy你身体可以向镜头侧一点。杨总你单手搂住她的腰,对,目光可以看着她。”导演退到镜头后面进行着远程指导,顺便在监视器上看着画面的效果。

杨芸晴熟练的搂过yamy的腰往自己这儿一拉,淡淡的香水味绕在鼻尖,yamy侧过脸垂下眼眸看着地面,杨芸晴目光里是挡不住的宠溺(反正yamy看不到嘛,偶尔不装酷一下也行)。

摄影师抓拍下了这一幕。

“好!”导演突如其来的欢呼声,吓得yamy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“yamy,去换套白西装,我们换下个姿势。”

Yamy点了点头,然后走回了化妆间。

“小杨总奶斯!!!”三个在隔壁片场拍片的小姑娘表示磕到自家老板的糖无比开心。

然后看见yamy气场满满的踏着高跟鞋出来的时候,原本站自家老板攻的小姑娘全都跑到yamy那边去了。

“yamy,你和杨总做一个接吻的动作,不用碰上,侧着脸闭上眼睛,只是要那个感觉...然后你站着杨总坐着,营造一个身高差...诶...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给你们。”导演指手画脚的期望这两人能懂。

“.........”yamy没回话也没动,愣着似乎并不太愿意做这个动作。

<所以如果我没来,她就要和别人做这个动作了?>yamy心想。

“我知道你要的感觉。”杨芸晴对着导演说,然后把yamy拉到片场里,“来吧。”

“杨芸晴这是你安排的拍摄吧。无不无聊啊。”yamy一脸严肃。

杨芸晴倒也不理她,冷着脸,“工作而已,尽职点。”

莫名的,yamy心里一阵失落,其实导演说的感觉她也知道,然后百般不高兴却还是照做了。

“对,就是这样,保持一小下啊。”导演激动的拉着摄影人员各种抓拍。

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,不自觉的闭眼,依旧心动,在导演喊停的那刻陡然清醒。

“对啊,工作而已是吧。”yamy突然拽住杨芸晴的领带,愤怒的咬了下她的下唇,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开了,只留下一小排牙印隐隐作痛。

杨芸晴揉了揉嘴唇,愣在原地。<生气了?>

“接下来我们拍杨总提议的花花公子的主题,化妆师过来改一下。”导演在那边喊。

<花花公子...>yamy看了杨芸晴一眼,然后冷漠的转身跟着化妆师走了,再进来时的她又换回了白衬衫,只是多了件轻薄的长风衣,头发盘了起来,架着一副淡黄色镜片的眼镜,和杨芸晴两人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斯文败类。

助攻小分队的三个姑娘呢也换上了较为性感舒适的绸缎衣服。

杨芸晴端着一杯淡黄色的威士忌,岔着腿坐在烟灰色的沙发中间,手搭在沙发背上,看着右边的姑娘。yamy坐在她左边,被杨芸晴搂着腰,侧着身体几乎是背对着杨芸晴,整一个冰山美人。有两个姑娘就分别站在杨芸晴的背后搭着她的肩,另一个姑娘坐在杨芸晴的右边,手里拿着的樱桃正暧昧的被杨芸晴咬着。

这张,是杂志的封面图。

“好,今天差不多就这样了,可以收工了。”导演举着个喇叭说道。

“耶!!”工作人员们杂乱的开始收拾手头上的仪器,逐个撤离现场。

“合作愉快。我们会把杂志样本寄给您的。”瑞斯的总裁带着导演来和杨芸晴道别。

“合作愉快。”杨芸晴半鞠躬。

“需要帮您排车吗?”瑞斯总裁礼貌的问。

“需要!需要需要需要,我们太需要了!杨总她们会自己走的。”助攻小分队的女孩们喊道,然后凑到杨芸晴耳边小声的说,“我们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。”

杨芸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“诶等等,杨总介意让我们补拍一下yamy小姐的单人照吗?”导演叫住她们。

杨芸晴看着yamy,等着她自己做决定。

“可以。”yamy跟着化妆师化了一个很鬼马的妆。

两个小丸子绑在头上,双眼下方分别印了一颗爱心和一个叉,宽松的白卫衣外面陪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背带,一双限量版的耐克Air Max 。

小虎牙为这个可爱的妆容添了一丝凶凶的感觉,眯成一条缝的笑眼,活脱脱一只小奶狮。

Yamy抱着波板糖,一摇一晃的坐在小木马上对着镜头傻笑,周围堆了一圈毛绒绒的洋娃娃。

<唔...好可爱>杨芸晴抬手捂住鼻子偷偷拍了几张照片,想盯着yamy看,却又碍于面子没这么做,硬生生的目光给移开了。

导演带着yamy大概的为照片做了做后期就毕恭毕敬的告别了。

卸完妆后两人走出片场,在马路牙子边上站着,依旧一言不发,yamy随手拦了辆的士跨上去,杨芸晴也厚着脸皮坐了进去。

“下去。”yamy冷漠的说道。

“师傅你开车吧。”杨芸晴根本就没把yamy的话当回事。

“小姑娘你要到哪啊?”司机转过头来。

杨芸晴刚想讲话就看见yamy开了个导航把手机递给了司机,目的地是她家。

怎么?是都不想和自己呆在一个屋檐下了吗,杨芸晴自嘲的笑了笑,看向窗外不断变换的风景和昏黄的灯光没再开口。

车厢内充满了低气压,司机先生现在只想快点送走这两位。

 

{yamy家}

Yamy刚刚打算关门就被杨芸晴挡住了,她冷眼看着门外的人,也不想讲话。
“不让我进吗?”杨芸晴问道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yamy看着杨芸晴打开门,走进来,关上门,好似自己就是这房间的主人般悠然自得的走到沙发边坐下。

“我们聊聊。”杨芸晴低着头,拉住了yamy的手腕。冷战太难受了,乐天派的杨芸晴小朋友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“好。”yamy耐下性子坐到杨芸晴边上,“你说吧。”

“我...”杨芸晴低着头,“你在生什么气?”

“没有。”yamy式冷漠。

“那你...”

“因为你不讲理。”yamy打断了杨芸晴的话。

“我不讲理?”杨芸晴气愤地抬起头,“她亲你我不讲理?”

“你都没听我解释啊...”yamy皱了下眉头抬眼直视着杨芸晴,顺便收回了被她握着的手。

“...”杨芸晴突然接不上话了,看着突然空了的右手不自在的握了握,确实,自己是没听她说话。

“而且你今天算什么?花花公子昂?左搂右抱很开心对吧?”平静的语气总是更可怕点。

“没有...那你说我这样你也会生气,那内个顾皓轩亲你我会怎么样...我是有带着报复性安排的主题...但是...”杨芸晴委屈的抬起头,自知做了错事,又想起yamy原本就因为萧瞳粗鲁的行为产生过阴影,手指不自在的来回在沙发上画圈,似乎酝酿着想说什么。

“对不起...”杨芸晴呆坐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,莫名眼眶红红的,感觉自己这么久的中文都白学了。

“唉...”yamy叹了口气,虽是不高兴,但看着自家小孩带泪眼睛实在是生气不起来,“你啊...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容易吃醋的...”,舒展了紧皱着的眉头,伸手捏了捏杨芸晴的脸。

“你...还生气吗...”杨芸晴偷偷的扯了扯yamy的衣角,拿bulingbuling的大眼睛看着她。

“没生气。”yamy无奈的笑了笑,她没生气,只是想等杨芸晴冷静下来。

“那...我今晚可以睡在这儿吗...”

“可以啊,睡吧。”yamy指着沙发,“对了,我讨厌樱桃。”因为别的姑娘喂给你吃了,当然,傲娇的yamy小朋友并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,然后拐进房间关上门睡觉了。

杨芸晴熟练的找来了房间钥匙,悄悄的钻到被窝里,从后面搂着yamy,撒娇似的蹭了蹭她的脖颈,“别闹,外面太冷了。”

Yamy翻了个身抱住杨芸晴,用力地咬了一口她的锁骨,在最显眼的位置留下了个红印。

“Ay,你...不准再搂别的女孩了...”yamy埋头在杨芸晴怀里,闷闷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哭腔,满是今天在片场的委屈,她才不像她外表那样酷酷的呢,明明和杨芸晴一样都是小醋坛子。

“知道啦”,杨芸晴揉了揉怀里的脑袋。

十月初凉,好吧,谁都没看到yamy嘴角勾起的微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哈哈哈弥补我这几天偷懒所以更的长一点!!!

郭呆下周要上口红王子我开心!

还有就是!

我是Vika,我现在很慌!

我还有两天就要去舞蹈工作室了!

等等那些以前链接打不开的我给你们发截图

等我!比心大家!!!跑路!

回杭啦!!panda和我都好帅!!(超不要脸哈哈哈哈